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推算,我国将比预测时间提前四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14%)。按照老龄化社会的时间表,我国应尽快启动个人养老金制度。

 

近日,清华大学和民生银行(600016,股吧)联合发布的《第三支柱与养老金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关注灵活就业和个人养老金管理。报告称,随着“1963婴儿潮”(指1963年出生的高峰)群体进入退休年龄,我国城镇人口赡养负担将从2020年的2.37:1降到2025年的1.82:1,未来灵活就业人群会占到全体就业人群的一半。这将对基于劳动关系建立的社会保险计划造成极大挑战。

报告课题组组长、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1963婴儿潮”、总和生育率降低,民营企业发展和灵活就业这三件事正在影响着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设,由此决定大力发展个人养老金的重要性。

2021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

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了13.5%。按照65岁以上人口占比14%即进入深度老龄社会的国际标准,报告预计2021年,即今年底,我国将进入深度老龄社会。这将比2019年版《世界人口展望》测算的2025年提前4年。

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老龄化明显快于其他发达经济体以及世界平均水平。我国于2000年进入老龄社会之后,只用了20余年就进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美国1950年进入老龄社会,用了64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从世界平均水平看,从2005年进入老龄社会到2040年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要用35年。

国际上将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20%定位为超级老龄社会。报告预测,我国将于2035年之前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从“深度”走向“超级”只有10余年的过渡期。受到非洲国家人口寿命的影响,世界老龄化在减慢,2080年才进入超级老龄社会。

杨燕绥一直强调,要根据老龄化时间表分步做出应对老龄化的制度安排。进入老龄社会初期,大力发展政府养老金,实现全覆盖和保基本的目标。这点我国已经基本做到了。在即将到来的深度老龄社会期间,我国应调整养老金结构,夯实政府养老金、大力发展雇主养老金和启动个人养老金。

报告称,总和生育率的下降对养老保险赡养比产生直接影响。2000~2019年,全国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参保职工人数增长率从7%降至4%以下,而领取人数增长率超过6%。

课题组使用人口5年分组数据库,对城镇人口2025年、2030年和2035年的代际赡养负担进行了预测。从工作年龄人口数量与退休年龄人口比例的口径看,2020年是2.37、2025年是1.82、2030年是1.48、2035年是1.27。也就是说,2020年,近2.4个年轻人养1个老人,到2035年将变成1.3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养老负担沉重。

“在人口总量下降和总和生育率小于1.8的情况下,提高劳动人口年龄、就业参与率和国家养老金制度参与率,是社会保险制度持续发展、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杨燕绥说。

另一个需要引起关注的数据是,我国经过1960~1962年的生育低潮,1963年新生儿达2920万,出生率比上年猛增20多个千分点。报告称,到2022年,“1963婴儿潮”群体年满60岁,进入男职工退休高峰。这意味着将有更多养老保险统筹地区出现当期基金缺口、用尽累计结余。

灵活就业挑战传统养老保险制度

以平台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灵活就业,新增了大量就业岗位。目前,我国有灵活就业人口2亿多。与此同时,灵活就业具有去机构化和非劳动关系的特征,对基于劳动关系建立的社会保险计划具有极大挑战。

课题组对深圳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情况的分析显示,深圳新增就业人口中的灵活就业人员占比超过50%。2019年10月,课题组与中国银行(601988,股吧)深圳分行合作,对深圳非户籍和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情况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回收了407份有效问卷。结果显示,参加本地职工养老保险占比69.29%,参加本地城乡居民保险占8.35%,外地职工养老保险占6.14%,外地城乡居民保险的占4.67%,未参保险的为11.55%。

报告称,由于深圳市社会保险一体化发展快于全国,在其他地区,非户籍和灵活就业人员未参保的数据应当大于这一调研结果。

2019年9月~2020年2月期间,课题组成员对北京市西城区100名外卖骑手进行了街头访谈,包括98名男性骑手、2名女性骑手。

调研结果显示,52%骑手未参加任何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有40%骑手参加了新农村居民养老保险;有3名骑手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了北京市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1名是北京当地人,每月缴费金额800元;1名是辽宁人,每月缴费500元;还有1名是山西人,每月承担缴费金额200元,原单位承担一部分。这2人均是当地国有企业下岗分流职工。

在15名兼职骑手中,有5名兼职骑手在本单位参加了基本养老保险。在40%参加了新农村合作养老保险的骑手中,大部分选择最低档进行缴纳,以河北、山西的骑手为例,缴纳金额为100元/年。

骑手未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主要原因和比例分别为:认为缴费太高的占52%;认为待遇低的占48%;因年轻未考虑的占48%;不了解如何参保且担心离开时不能带走的占28%。

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保问题已经引起中央的高度关注。5月,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都提出要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者的社保制度,研究制定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兜底措施,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户籍限制,并探索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范围。

杨燕绥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决策,将影响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结构,特别是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发展趋势。“从深度老龄化到超级老龄化,强调社会合作和延迟领取养老金,政府养老金替代率下降,雇主养老金放缓,必须大力发展个人养老金。”

长期关注平台经济发展的清华大学民生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勇认为,要解决平台经济从业人员的养老问题,首先需要在国家层面构建以个人账户为主的养老体系。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完全现收现付制度将难以维系,建立个人账户的养老金制度可以使零工摆脱企业的束缚,与用工平台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